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可怜兮兮地捂着屁股,眼泪汪汪地说道。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7-18 14:13
 
    就要死了吗?永生永世不再相见?
 
    “不要。”叶秋大声吼道,脚上地速度更快,可是离广场中央距离太远,而且这种高空行走地方式速度快不到哪儿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丑恶的面具男扣动扳机。
 
    石头。对了,自己身上还有三颗救命地石头。
 
    虽然距离有些远,但是叶秋还是将三颗石头全部都摸了出来,扣在手心后,狠狠地向那个面具男丢了过去。
 
    砰!
 
    枪响了。
 
    咔!
 
    咔!
 
    咔!
 
    三颗石头全部击中了面具男,离地近的人甚至能听到石头砸断骨头时发出的清脆响声。
 
    面具男的手臂和头骨都被砸出个凹洞,人应声倒地。而他射击唐果的子弹先一步到达,在向唐果的时候,被一个黑色人影给挡了下来。
 
    “汪伯。”唐果大声喊道,眼泪夺眶而出。
 
    汪伯胸口中枪,脸上却是一脸笑意。汪伯跟在唐布衣身边那么多年,平时都是板着脸,一幅很严肃地表情,没人见到他微笑过。这还是第一次。
 
    子弹的冲击力使他后退了几步,却没有摔倒在地上。唐果跑去抱住他的时候,他还个手去摸唐果的脑袋,说道:“小姐,没事就好。”
 
    这一刻,他不像是个保镖,更像是个长辈。
 
    “汪伯,你没事吧?汪伯--你不要吓我。”唐果抱着汪伯的时候。正好摸到他伤口处黏稠的血液。紧张地说道。
 
    “我没事。快---保护小姐。”汪伯后面一句话是对着那些赶过来的保镖说的,只是身体里面的力量像是被抽空了似地,说话地声音再也不似之前那么中气十足。气弱游丝般,只有他身边的唐果和林宝儿听见。
 
    人都是自私的。见到射向唐果地子弹被汪伯挡下,叶秋的心里猛然间像是一块沉重地大石落地般地轻松。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愿意用自己的身体去挡那一枪。
 
    女人,是男人漂泊累了之后歇息地港湾。
 
    男人,就是屹立在女人面前的一堵墙。挡下狂风暴雨、霜天雪地。还有所有的苦难和危险。
 
    十号和十一号地距离很近,亲眼目睹自己的同伴被人用不知名暗器给击倒。心惊胆寒之下,更加地丧心病狂,举枪对着叶秋疯狂地射击,直到将弹匣里面的子弹给打光,还在拼命地扣动扳机。
 
    叶秋早就跳到了地面,一边闪避,一边将身边有可能中枪的人推开。可是子弹的射程太远,远处还是有人哀嚎着倒地。
 
    叶秋愤怒之极,恨不得将这个家伙给千刀万剐。身上带的三块石头早就丢了出去,但是在叶秋从一个男人肩膀上跳下来的时候。顺手拔下了一个女人头发的发簪。发簪前端尖细,尾端还有一个圆球似的小饰物。扣住簪尾。用力地向十号甩过去。
 
    啊!
 
    十号捂住眼睛尖叫起来,那长长地发簪正好扎在他的眼睛上,叶秋含怒出手,能将石头打入人的身体里面,更何况是这种带有尖头冲击物地发簪。整个簪身都大半进入十号地眼睛,鲜血汩汩,很快就蔓延过手指缝隙,顺着鼻梁向嘴唇流下。
 
    叶秋趁他无法视物的时候,身体快速前冲,一脚将十号踹飞倒地。然后用脚踩在他地脖颈上,问道:“还有谁?”
 
    十号只是捂着眼睛嚎叫,像是没有听到叶秋的话一般。叶秋知道他现在急痛钻心,说不定发簪以及刺穿他的脑袋,也没指望从他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资料。单脚用力,咔一声,就踩断了他的脖子。
 
    没有再看他一眼,叶秋跑到唐果身边,从她怀里扫过汪伯,说道:“你们没事吧?”
 
    “我没事。宝儿受伤了。你快看看汪伯怎么样。”唐果一脸担忧地说道。
 
    “叶秋哥哥,我的屁股好疼。好像是中枪了,会不会死哦?”林宝儿这才知道后怕,可怜兮兮地捂着屁股,眼泪汪汪地说道。
 
    叶秋看了下汪伯的伤口,又探了探他的脉博,说道:“要尽快送医院。”
 
    要是普通人的话,受到这样的伤害,怕是早就晕死过去了。
 
    “叶秋哥哥,那我呢?”林宝儿跑到叶秋身边,担心地说道。
 
    叶秋让林宝儿转身,见到她的屁股后面还真被子弹划破了一个大洞。叶秋掀开破口看了看,说道:“只是子弹擦破了皮,没有事。走吧,去医院包扎一下。”
 
    “NO。NO。NO。现在游戏才刚刚开始。”一个声音突然间响起来。
 
    叶秋转过身去,瞳孔瞬间涨大。
 
    刚才唐布衣被人潮分开,这边的情况又太过危险,大家一直都没有注意到他那边的动静。现在人潮退地差不多了,只有少数几个头脑不清楚的,还在这周围转来转去的,想寻找出口。
 
    汪伯飞扑过来救唐果而身受重伤,其它的保镖也被唐布衣赶过来保护唐果,只有一个保镖留在了身边。而现在唐布衣身边那唯一的保镖倒在地上,唐布衣的身体崩地笔直,身后站着两个男人。
 
    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站在身后,用枪指着唐布衣的脑袋。另外一个男人却是双手插在口袋里,状似悠闲地看着叶秋。因为人潮被疏散,警察也大规模的围了上来。但是他完全没有将眼前困境放在眼前一般,只是眼神戏谑地看着叶秋。
 
    “马威?”叶秋的眼睛眯了起来,眼神犀利。
 
    虽然他对马威的来历一直都很好奇,而且对他也保持着警惕之心,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就是这幕后的主使者。
 
    如果是一般人对自己有所企图的话。一定会想方设法来讨好自己和身边的人。而他另劈捷径。以苦肉计来主动接近,还真是让人对他降低了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