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7-18 14:14
 “那就捡起地上的枪,杀掉叶秋。”马威也同样大声喊道。“不然,我就要杀掉你的父亲。你只有这么一个选择。小妞,这就是生活地真相。不是每件事都会因你的意志而发生改变的,很多时候,你只能遵守游戏的法则。”
 
    唐果看了叶秋一眼。这个男人仍然是一脸冷漠的表情。或许有些怜惜吧,可是那又代表什么呢?是在可怜自己?
 
    “唐小姐,我虽然很喜欢玩这个游戏,却没有太多的时候和你们耗费在这里。如果你再不捡起地上的枪,那么,我的下一枪就要打在你父亲的脖子上了。那个时候,你连唯一地选择都没有了。”马威的话一次比一次尖刻,每一次都像是锥子似的击中唐果的心脏。
 
    幼时丧母,和一个父亲相依为命。父亲对自己倾尽了所有的爱。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感情的男人愚笨地想用物质来弥补缺陷。将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都搬到自己面前。
 
    自己看童话故事的时候,见到书里面王子和公主住地屋子都是蓝色的。于是父亲为她建了蓝色公寓。当自己异想天开想冒险在股市赌博时,父亲仍然溺爱地将全部身家压在她身上。她喜欢车,每年父亲都会让世界各地地朋友或者生意伙伴为她收集各大跑车公司生产地新车。当自己为了配合叶秋设局时,不知情的父亲为了自己地安危,竟然在一口答应了歹徒的全部条件后,还主动提出多支付五千万,并保证不会让警方参与,只求他们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
 
    他是深爱自己的父亲啊,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消失?
 
    叶秋呢?
 
    叶秋可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啊,有时候做梦还会出现和他一起手挽手走入婚姻殿堂的画面。
 
    怎么成了这样?为了一个男人,却要去杀另外一个男人?
 
    唐果的瞳孔涨地很大,身体不断地颤抖着。
 
    “唐小姐,我已经失去耐心了。”马威说着,将手里的枪口上移,指向了唐布衣的太阳穴。
 
    “不要。不要。”唐果大声喊道,飞快地蹲下身子抢起地上的手枪,然后闭着眼睛,对着叶秋的方向一阵疯狂地射击。直到将枪狭里的一梭子弹打完。还发了几次空枪后,这才剧烈地喘息着停了下来。
 
    她的握枪力道不够,而且每开一枪后地座力都能将她的虎口给震地脱裂了。射击的时候又完全是闭上眼睛乱来,天知道那些子弹都射到哪儿去了。
 
    虽然知道她不一定能射中自己,但是叶秋也不得不防。身体在这些子弹中游走,错有错招。一颗流弹差点就击中了叶秋的耳朵,惊的叶秋一阵冷汗。马威指着叶秋大笑,说道:“叶秋,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我以为你不会躲呢,没想到你会这么怕死。”
 
    “导演,游戏应该要结束了吧?”叶秋冷冷地盯着马威,随时等待着给对方一击毙命的机会。
 
    可是马威也实在太过警惕,他了解自己地身手,一直对自己非常的防备。只要自己稍微变换位置。他就会立即调整自己的位置。让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下手。
 
    他和那个外国人的站位非常好,而且将唐布衣推在前面当挡箭牌,叶秋如果强攻的话。只能保证击杀一个,另外一个有足够的时间将唐布衣杀死。
 
    自己需要一个帮手,可惜,在场唯一能帮自己的汪伯却身受重伤。叶秋如果不想伤了唐布衣,也只能投鼠忌器。
 
    这是一次艰难地选择啊。
 
    “是啊。应该要结束了。”马威感叹着说道。“活着,还真是留恋啊。可惜
 
    马威将头上的帽子摘下来,解开脖子上的围巾,将大衣掀开,露出绑在腰上地一个银白色的匣子。上面一个红色的小灯正在不断地跳跃着。虽然灯光微弱,却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地眼球,将在场每个人的心脏狠狠都地撞击了一次。
 
    “可惜,我们都要死了。”马威一脸得意的笑容。
 
    “炸弹。快撤。”武兵一声令下,护着郭正阳就朝圈子外跑去。这个时候领导不好意思提前跑,他们做下属的就要拉着领导跑。即便以后受到了些什么处份和批评,领导的心里对自己还是感激的。
 
    “爹地。快救我爹地。”唐果对冲上来拉她的保镖大声喊道。
 
    没有人理会,唐布衣在他们手里,脑袋上还顶着把枪。这个时候,谁还能把他救出来?一个个全都是心有余有力不足,只想着赶紧将大小姐拖出炸弹的爆炸面是正事。
 
    “叶秋,我输了你那么多次,这回终于要赢你一次了。”马威对着叶秋大声地喊道。
 
    叶秋眼神冷洌,没有前进,也没同别人一样踉跄逃跑,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砰!
 
    马威正在狂笑地脸突然间僵硬,整个脑袋像是突然间被充了气一般。快速的向外膨胀。然后像是被一拳砸碎的西瓜般,碎成了一块块的肉泥。一下子四分五裂。
 
    肉泥纷纷扬扬地落下,没有了脑袋的马威不甘地倒在地上,身上的炸弹还是红光闪烁。
 
    麦斯见到自己的最后一个同伴也死了,手臂紧紧地搂着唐布衣的脖子,身体死死地贴着他,举枪就朝唐布衣的后心射击过去。
 
    叶秋冲到他面前一掌砍断他脖颈处地大动脉时,地上炸弹上的指示灯已经越跳越急,显示就要爆炸地最后三秒钟时间。
 
    叶秋冲到唐布衣身边,拖起他的身体就朝前跑。三秒钟,等于叶秋的十六步,然后他将唐布衣护在身上,快速地向前扑了过去。
 
    轰!
 
    一声沉闷的响声之后,马威的身体成了肉沫,散落在这广场上。
 
    除了有**被烧焦的刺鼻味道,整个广场又归于宁静。
 
    马威还算聪明,没有使用杀伤规模巨大的炸弹。而是选择了组织最新研制出来的便携式无烟无燃炸弹。这种炸弹地好处就是使用液体炸药,除了最尖端地检测仪器,普通仪器是检测不出来的。而且,使用之后也容易清理,不留任何痕迹。
 
    一个黑色地人影在天河城广场的大厦楼顶,戴着白手套的手飞快的将狙击枪分拆,等到所有的物件全部装进一个水银色的盒子里后,视线再次投向广场方向,然后轻轻摇头。
 
    他尽力了,自己也尽力了。